如何看待「网友撰写讽刺百度段子,被百度索赔500万」?

来源:未知

点击:

  谷歌退出中国市场的时候,我还在读高中。

  最初只是卡顿多了些,还能通过些边角碎词检索到敏感信息;后来渐渐连不上,听说移去了香港,但是把网址结尾改成「hk」还能搜到;再后来就彻底没了消息。

  于是中国成了百度的天下。

  「搜索引擎」这个东西很奇怪,或者说,其实是「人」这个物种很奇怪。

  最初提到「人权」的时候,我们只是联想到最浅近的人格尊严、人身自由;再往后,我们意识到镌刻于人类灵魂的社会属性,于是「人权」又囊括了诸般政治权利;再之后,随着时代的发展,越来越多的东西与我们的生活密不可分,在今天,我们直接在《行政强制法》中设立专门条款来禁止停止供电、供水的行为,一个人无法获得水、电或者燃气都被认为是不「人道」的。

  「人」所应有的东西随着时代在发生变化。

  而这个时代里,「信息」与水或者空气一样,可能是最不可或缺的东西了。

  「搜索引擎」也就顺理成章地成为了某种行使公民权利的必备工具。

  知乎体喜欢讲一句话,叫「屠龙的勇者变成了恶龙」。

  曾经百度致力于成为个体与世界的桥梁,好比曾经滴滴致力于打破传统出租车行业的垄断、共享单车致力于解决“最后一公里”的交通积弊。

  然而时光荏苒,今日的百度只会让人联想到信息竞价与低俗信息。

  怎样的市场造就了百度,或者反过来说,百度又是怎样改变了市场,讲一句被说烂了的话,这恐怕是整个市场和体制的问题。

  然而我们既然生活在这个环境中,就应该严肃地、认真地想一想,我们该如何解决它。

  编段子不是一个好办法。

  今日说李彦宏私生子,明天说柳青婚外情,后天说马化腾闹离婚,隐藏在人群中编些愤愤的段子,好似阿Q“老子打儿子”一样自我安慰,围着虚幻的成就抱团取暖,这对反抗百度与滴滴乃至改变这个社会,没有哪怕一丝一毫的进益。

  一边是民众的自我陶醉和娱乐至死,一边是强权和资本掳掠依旧,段子,不管调侃得再尖酸刻薄,终究只是自娱自乐而已。

  诸位扪心自问,这,便是我们想要的社会吗?

  社会的推动和变革,终究要依靠严肃而负责任的公民参与。

  不是唯唯诺诺的一言不发,也不是肆无忌惮的娱乐胡侃,而是有的放矢、言之有物的挺身而出。

  我一直觉得网络是一个神奇的地方,它让不同行业、背景的思想碰撞出新的火花,让看似不可解的难题在几乎无限的民意和执行力面前迎刃而解。

  如果诸位也如我一般有此信仰的话,希望能从此刻起,少一些段子和调侃,多一些实务和诚恳,即使最终没有改变世界,至少我们曾经努力而真诚地尝试过,至少世界未曾改变我们。

  以上。

  又及,被索赔500万的这位作者。

  恶名昭著的公司也有商誉,万人唾骂的公民亦有名誉;既然撰文写稿,自然文责自负,法律的便教它归于法律。

  何况披露信息里:

  律师收费并不机械按照标的,不清楚是作者问错了人还是会错了意;

  被告方收到的证据目录中应当写明了每一项证据希望证明的事项与提交原因,也不懂作者为什么还在问:“网站提交了十几页媒体对于他们的正面报道。我现在仍然不明白和案件有什么关系”。

  大法官路易斯-布兰代斯的名言自然发人深省,但恐怕它并不能用于平等民事主体间的名誉权纠纷中。

  如果脱口秀圈或者stand-up comedy行业要建立在虚假的、对他人私生活的调侃讽刺上,那我看不出这样的行业有任何存在的意义。

  以上。

  (注:显然(1)李彦宏、柳青、马化腾事皆为假想举例,并非真实信息;(2)脱口秀及stand-up comedy行业皆有其存在的意义,文末系对段子作者对两行业曲解的批判)